直播课:互动性及温度感兼具的线上授课模式

直播课模式是目前较为主流的在线教育模式,在成人职业教育方面首先应用,K12的应用稍晚,最早是在2014年的时候,当时刚好是行业的风口,有一批以空中课堂、翻转课堂等形式为主要产品形态的公司,率先开始在以学校为依托的课外补课方面应用直播课的形式,以学校自身师资力量为依托,筛选出各个学科的优秀师资,面向校内某个年级的学生做假期的直播补课,学生可以在家里或者有电脑有网络的地方听课。这种模式打破了学校的地域限制,可以方便的在家里听课,也就有了“课堂带回家,风雨无阻,在家就能听好课”等宣传。

直播课的互动性更强,更接近于线下课堂的线上化呈现,初期的直播就把板书、随堂练习、连麦、举手提问等功能做成了标配,说是“师生零距离”也不为过。以学校为依托的翻转课堂是最早有“直播班课”概念的,既可以打破实体班级的界限,面向全年级授课;也可以按照实体班级来分班上课。在一个相对固定的时间周期里面(比如暑假里的连续10天),安排一系列的课程,全部课程为一个周期,和现在的直播班课模式很接近,只是现在加入了很多附加的服务。

对于学校来说,在线上教育的尝试上,录播课的形式肯定更易于接受,当时微课的概念已经较为深入人心。但学校苦于没有硬件设备支持(当时建造一个录播教室需要大概50万左右的成本),再者老师没有面对镜头讲课的经验,且线上和线下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学生的听课效果无法有效掌握,相对来讲,直播的互动性更强,师生互动虽然受限,但也比微课的形式要好得多。且直播有时效性的要求,对于学生和家长有一定的约束力,能较好的管制学生的学习行为,相应的学习数据也能即时给出,学校更易接受这种方式。

对于企业来讲,切入在线教育市场,最容易的是做辅助工具,最难的是做内容资源,企业去积累师资资源,积累教学教研的实力是需要较长时间的,还要真正能捏合出化学反应。所以做工具的切入会更快,这也是企业擅长的。

看上去两者相结合是很美好的,但落地起来还是有很多问题。

  • 课外补课属于老师的额外工作范畴,老师的积极性是需要考量的。别以为几百块钱一个小时的授课费用,老师就会愿意,很多老师宁愿休息都不愿来赚这个钱;
  • 学生学习的效果没法有效监测,如果只是通过随堂练习来检测,实际上不能完全算到有效的范畴,很多学生当时是听懂了,课后就忘记了,且学生会随着课堂时间的远去,对不懂的问题求知欲望会减弱,这就需要更系统的课程体系和更多的巩固练习;
  • 如果企业用自己的老师来上课,效果管控的问题同样存在,且还不能和学校上课的实际进度匹配;

直播过程中,学生虽然也不能进行多少互动,但确能感受到老师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学生的情绪就会被老师调动,所以课堂上的效果基本上是比较好的。课后,随着热度的减退,这种效果就会递减,如果学生的学习自主性不够强的话,效果会减到0。

对于问题的核心,很快就有人找到了答案:在直播课体系中引入助教的概念。如果每个人观看课程的时间不同,助教就很难保证全天候在群中及时服务每个同学。而统一所有同学在某时间段集中答疑,又会打消其他时间段学习的学生的问题冲动。而直播在这方面的优势是,在所有人集体学完后,随即开放提问环节,助教可以立刻针对同学的问题进行集中高效的回答。且课后还可以继续维系,直到这个虚拟的班级解体。助教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可以说从某些方面来看,助教的重要性甚至要大过主讲老师。

新形态下的直播班课,直播只是形式,更讲究的是“班”的概念,这个虚拟的班级,赋予了诸如助教、班主任这样的角色,以使整个直播系列课能串联起来,在班课期间,学生会和老师保持高度的同步,课后有助教时刻盯着进度,并提供答疑服务。从形式上来讲,学校老师肯定没法做到这种配合度,所以直播生态发展到现在都走上了自有师资的模式。这种模式下,传统的教育机构就比较有优势。

新东方在线、学而思网校等此类依托原有教学资源建立的教育培训平台,对平台老师有很强的管控和协调,不至于当行业出现爆发期时,大量的学生涌入造成服务质量的低下。另外也保证了师资的质量,长期以来建立的师资考核方式,对于优质师资的提供方面,有天然的优势。

可能有的人会担心一旦培养出网红老师,之后可能会出现各种问题。这在主打名师效应的模式下,确实存在,因为这样更多是学生选择了老师,而不是选择了平台。所以很多平台都开始从宣传老师转向宣传体系化的课程,宣传这系列课程的效果,毕竟学生还是为效果买单的。另外可以通过调整宣传来控制每个老师的学生数量,做到各种资源的最优配置,而且也不会过度宣传某几个名师。学生短期内是根本听不出老师讲课好坏的,尤其是在老师认真准备的情况下。

只有那些让学生或者家长一节课就听出特点的教师才有可能成为教师网红。这样的老师毕竟是少数。不过在线时代,一个老师只能讲课是不行的,真的没人喜欢一个老头或老太太絮絮叨叨的说一个小时的。但如果不能短时间内抓住学生的眼球,就没有后续学习来印证他真的是一个‘好老师’。所以,老师要么美要么帅,要么风趣幽默,要么教育成果好的闪瞎眼等等,总之你要有特色,看看香港和韩国的补习市场就知道了。

在当下的直播班课模式下,主讲老师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每个主讲老师的后面都有一个团队在使劲。这就进一步促进了直播班课商业模式的进化,小班化直播逐渐走上了舞台,并形成较为成熟的模式。主讲老师讲课可以面向万人,但每个助教的服务能力是受限的,小班化应运而生,每个助教带一个小班,每个主讲老师可以面向N个小班授课,达到了名师效应的最大化利用,服务做到最大程度的贴心,线上班级的虚拟化构成也会到达比较成熟的形态。

小班化直播虽然还不能还线上一对一、一对三的模式PK,但在边际成本的追求上已经难出其右。未来,随着直播授课方式的演进,直播课的模式肯定也会越来越成熟,在兼具互动性和温度感的同时,还能切实保证学习效果,这样的在线教育才是市场所需要的。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