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本尼斯的管理思想精髓:对付官僚主义

  人物介绍
  沃伦·本尼斯,美国当代著名组织理论研究者之一,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并曾在麻工理工斯隆学院执教。对于组织理论中关于组织发展新方向和传统官僚制的灭亡提出创新性设想。本尼斯曾经与沙因合作著写《通过群体方法改变个人与组织》(1965),与南思合作著写《领导》、单独完成《变为领导者》、《组织发展》、《变革组织》等多部专著,并发表研究论文上百篇。其管理思想精髓之一就是他于1966年对传统官僚制的批评和对未来组织的展望。
  沃伦·本尼斯语录
  早晚有一天世界上会充满了齿轮和螺丝钉式的芸芸众生,他们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职位,处心积虑、不顾一切地渴望沿着官僚化的等级阶梯往上爬,一想到这种可怕的前景就令人不寒而栗。
  ——沃伦·本尼斯
  “任务”与官僚制
  作为一个组织必须要完成两项相互关联的任务才有可能存在下去:一个是协调组织成员的活动和维持内部系统的运转,另一个是适应外部的环境。这两个任务对一个组织来说是需要经过某种复杂的社会过程使其成员适应组织的目标,而组织也需要与周围的环境进行交流和交换,适应成员的个人目标,这个称为外适应和适应。
  在当代社会里,无论是营利性组织(如企业)或非营利组织(如政府),用以实现上述任务的工具正是官僚制——一个后来被韦伯高度理论化的金字塔般的层次体系。这个组织工具在产业革命时期被用来组织和指导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并日趋完善。虽然从纯粹技术意义上讲,官僚制的确是到目前为止最有效、最成功和最流行的组织工具,但是只要想起”官僚”这个在社会领域中还具有贬义的词,就能认识到它还具有非常无效率的一面。套用丘吉尔讽刺民主政治时说过的一句话:官僚体系是最糟糕的一种组织理论,但又是惟一可供采用的理论。
  从理论和实践上来说,官僚体系经历着挑战,虽然它在以前也给我们提供了理想而实用的组织形式,今后却不可能继续成为人类组织的主要形式。因为官僚体系用来对付内部环境(协调)和外部环境(适应)的方法及社会过程已经完全脱离了当代社会的现实。
  “弊端”的管理思想
  现代民主个人主义和现代工业文明是一对孪生兄弟,现代民主个人主义强烈要求宪法保护个人权力并非常看重个人感情和个人成长;而现代工业文明却要求组织活动的理性化和机械化。随着理性和技术的高扬,人的热情和解放却被压抑了。并随着组织效率的改进,人的工作却变得无意义和非人性化。矛盾的一方面是个人的需求、动机、目标和成长,另一方面是组织的目标和利益。
  尽管官僚制体系有效地解决了组织的内部协调和外部适应问题,但是官僚主义还是有其弊端的,一方面它不利于个人的成长和个性的成熟,在一定的程度上鼓励了盲目的服从,忽视了组织的存在,从来都不考虑突发的事件。还有一些陈旧的权力和控制系统,缺乏充分的裁决程序,让内部的沟通和创新思想受到压制、阻碍和畸变。早晚有一天世界上会充满了齿轮和螺丝钉式的芸芸众生,他们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职位,处心积虑、不顾一切地渴望沿着官僚化的等级阶梯往上爬,一想到这种可怕的前景就令人不寒而栗。
  在个人的需求和组织目标之间的内部协调问题上,一共有三种不同的态度。一方面是要尽力缩小或者是否认问题的本身,我觉得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根本性的矛盾。另一个问题是承认存在矛盾和利益冲突,但是要站在某一个立场上要求对方彻底服从或者是投降。事实上这些都是在逃避矛盾,它否认了相互适应和协调的必要性,企图排除或消灭矛盾。
  我认为个人与组织,个性与金字塔结构,民主与专制,参与式与等级层次,理性与自然,正式与非正式,机械论与有机论,人际关系与科学管理,外向与内向,关心人与关心生产,如此等等,不能回避矛盾,只能正视矛盾,分析矛盾,解决矛盾,才能减少弊端的存在。
  “适应”的管理思想
  官僚制体系是将人类的活动纳入常规轨道的理想工具,即使是在竞争性不强的环境里,只要稳定和无差异,组织的任务就非常规范化,金字塔习惯势力的官僚结构和高层“精英”的人物集权体制便能适应环境条件使组织有效地运转。
  原来的官僚体系其实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它是将人类活动纳入常规轨道的理想工具,就是在这样的竞争性很强的环境里,只要是稳定的和无差异的,组织的任务就非常规范化。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有三个环境方面的进展正在深刻地影响着组织环境的结构和面貌,它们分别是科学的飞速发展、智能技术的发展、研究开发活动的增长,这些新进展重塑了环境。
  再加上各种环境力量之间的因果关系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和具有扰乱性,他们之间互相作用、互相影响、互相依存,社会的经济方面和其他方面如法律、公共关系等也千丝万缕地联系在一起。同时因为科学技术领域进步的加速,研究开发领域的重要性也日益提高了。企业与企业之间不再各自为战,它们之间的合作正在加强,因为它们面临的命运基本是相同的。官僚制体系是在竞争和确定性条件下发展起来的,那时候环境是稳定和可预见的。现在的环境结构却经常处于变动状态,各种力量之间的因果机制变化无常,一切都无法预期。环境的变化给官僚制带来的问题是不可逾越的,这预示着它的末日来临了。
  我认为处理这些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就是官僚制无法解决个人目标和组织目标的矛盾冲突,找不到协调的办法。虽然有许多人从人的成长和人的满足等伦理道德出发来充实组织,纠正那种只注重生产效率的偏向,但也只是有缓解作用。第二也是更严重的挑战来自于环境,科学技术革命引起的环境变革要求组织具有很强的适应能力,其结果必然是官僚制的逐渐崩溃。
  “未来”的管理思想
  未来的事情是很难预料的,但是并非不能预料。我对1966年之后的25年至50年的组织生活从环境、总体的人口特点与工作相关的价值观念和企业的任务及目标组织等一些方面进行分析,我觉得很多方面都是可以预料和把握的,这个能力也是进行管理的重要能力。
  从环境上来看,企业和企业之间的合作范围将扩大,企业的巨头对抗和政府控制的格局导致大企业的优势地位和不完全竞争。在人口的问题上,是人口的流动频率加快了,在职管理人员培训教育会蓬勃发展,企业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人员智力的开发。人们在工作中更希望全面地参与和授权。企业的任务将变得更加复杂,更难于事先计划。企业领导人重要的能力不是行使权力,而是认识问题和解决问题。企业的目标将变得更加多元化和更复杂,达到目标将有赖于适应性、组织性和革新性精神。未来的组织结构将是有机-适应型组织。它会具有下列特征:在有机-适应型组织里,由于工作任务变得更有意义,更具有专业性,也更令人满足,专业人员能得到更多的激励,从而导致组织目标和个人目标的吻合,从根本上解决内部协调问题。同时,人们越来越充分认识到自然而理性地驾驭自然,限制和压制不再是未来组织的特征,科学和理性的成就将人们的奇思妙想变成合理和正常的个性表达。
  我认为有机-适应性组织结构不仅解决了组织适应环境的问题,而且解决了组织目标和个人目标的矛盾冲突的问题。
  阅读手记:过度期的精明管理
  过度期是任何一个领导者在职业生涯中必然经历的,在过度期中必然要带来一些新的危机和挑战,从接管一个深受重创的组织,到不得不解雇员工,再到把指挥棒交给下一代领导人。每一次的挑战都会让领导者痛苦不堪,甚至沉重打击他们的信心。尽管这些困难令人发怵,但它们毕竟不是不可预测的。
  只有让自己在一个个的危机中度过难关,让自己面对各种挑战,这样的结果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更自信。
  领导者在面临各种过度期的时候都要招募自己人,特别是在创业的初期。“婴孩期的领导者”要招募一位导师来帮助自己;“满面红光的学童”必须学会如何在自己的一言一行受到众人关注的情况下工作;“写一首哀伤的情歌的恋人”要忙于解决每个组织都会出现的大量问题;“大胡子士兵”必须愿意——甚至迫切希望——聘请比他能力强的人,因为有才干的下属可以帮助他把工作做得更出色;“满嘴格言的将军”必须善于让人们说真话,而且自己也能真正地倾听员工的声音;“鼻子上架着眼镜的政治家”为了组织的利益而努力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接班人;最后,“智者”担当年轻经理人的导师。
  初次走上领导岗位的时候,是在二战期间,那时沃伦·本尼斯19岁,是陆军步兵团的一名少尉。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的生死体验让他深刻体会到,低姿态地步入新的领导岗位将有助于今后的工作;而他刚刚担任辛辛那提大学校长时,因为没有了解自己所处的工作环境以及得到下属的支持,使得自己实现改革学校的理想难上加难;而他在一次住院期间,被一位优秀的护士当做导师的经历也让他受益匪浅……经历让他明白,建立和巩固同导师的关系可以让学生和导师双方都受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