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越狱与项目管理

《越狱》主要是讲,毕业于名牌大学、有建筑学硕士学位并就职于某知名建筑公司的结构工程师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入狱搭救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哥哥林肯·布鲁斯(此人被冤枉杀死了副总统的弟弟)。在入狱前,他花了大量的精力,精心地做了前期准备工作,之后按照他所计划的步骤,故意持枪抢劫银行,从而得以进入林肯·布鲁斯所在的福克斯河畔监狱,并在那里组建了越狱团队。

在越狱的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迈克尔·斯科菲尔德近乎完美的计划,对项目过程的执行力,对项目干系人的控制力,以及对于项目风险的把握和及时变更的能力等。从各方面来说,迈克尔·斯科菲尔德是一个成功的项目经理,他的学识、冷静、自信和坚定,以及对于越狱这个目标的缜密计划,使得他获得了他人的信赖。而他也利用这样的信任和依赖,巧妙地周旋于各个干系人之间。最终以他出色的资源协调能力,成功地完成越狱计划。

越狱的四点体会

越狱具备了项目的特征,有其临时性和明确的目标,并且有十分严格的时间限制(林肯·布鲁斯执行死刑前)。而其运作受制于有限的资源,需要有良好的规划、执行和控制。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在这个越狱项目中把各种知识、专业技能、工具应用于项目活动中。其给予的项目管理启示也是很有专业价值的。

第一,前期调研以及项目计划。

任何项目的成功,都离不开初期对于完成项目目标而进行的调研活动,以及根据目标和调研分析而制定的可行性计划。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在得知林肯·布鲁斯被关到福克斯河畔监狱后,收集了这个监狱以及周边的信息,包括道路交通。然后又拿来了他们公司曾经在福克斯河畔监狱进行改造建设的图纸,自己又利用建筑学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巧妙地将图纸和整个计划的一些关键提示设计为文身,并将它文在了身上,完成了对于最重要资源的准备工作。

除了非人力资源的准备以外,他还对项目干系人进行了分析。

首先,他需要一个安全防护最薄弱的地方,以便越狱。根据他对建筑图纸的分析,认定医务室将是最容易实施越狱的通道。于是他收集了关于女医生萨拉·唐科里迪的资料,包括她毕业的院校,她的座右铭,以及她曾经获得过的奖励。甚至为了伪装糖尿病来定期接近女医生,他还查了相关医学资料。有了这些信息也为他以后对于女医生实施“美男计”提供了可能性。

其次,当越狱成功后就必定走向逃亡道路,如何销声匿迹呢?他注意到阿布兹也在福克斯河畔服刑后,找到了他比较关心的关键证人菲巴拉西,这样就可以以此为饵,实施对阿布兹的资源控制,以便于让阿布兹为他服务——提供逃亡的交通工具。

再次,在走向逃亡路以后,还需要金钱来为他和他哥哥的生活提供保障。于是他注意到了福克斯河畔里的D·B库珀尔,收集了他的相关背景信息,以及他家人的信息,包括名字、居住地,而如果没有这些信息的支持,迈克尔·斯科菲尔德也不可能通过D·B库珀尔对他的试探,以至于最后取得他的信任。要知道D·B库珀尔是个年长而且很有经验的智者,如果他对于迈克尔·斯科菲尔德的计划周密程度,以及可行性程度一无所知的话,最终是不会和他冒险越狱的。

最后,他还结识了脱衣舞女郎,帮她拿到了在美国的绿卡,作为交换为他提供信用卡(上面的磁条用来伪造门禁卡)。

以上的这些准备,给了他足够的信心迈向福克斯河畔监狱去营救林肯·布鲁斯。对于项目干系人的重视以及分析得当,也让迈克尔·斯科菲尔德的越狱成功有了很大保障。这也让我想起了当时学习项目管理知识体系时的一个反面例子,在千年虫软件更新项目中,管理者一开始就对法律部门这个重要利害关系者的忽略和轻视,造成了大量文档的返工,增加了项目成本和最后完成度的风险。这就是由于在项目的开始阶段没有更加透彻地分析项目干系人,造成了本该事先准备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以至于引发了后期的返工。

第二,资源管理。

很钦佩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对于各种资源的调配和协调能力,包括人力资源以外的硬件资源,比如他使用的各种工具,计时的手表、长椅上的螺丝钉、为假装糖尿病需要的药丸,等等。每一个工具都可以发挥关键性的作用,环环相扣。

而对于人力资源方面,也就是项目干系人,他也体现出了非常优秀的协调、沟通以及控制能力。对于干系人女医生萨拉·唐科里迪、黑帮老大阿布兹、超级大盗D·B库珀尔、还有脱衣舞女,这些都是他计划内的。而对于计划外的室友苏克雷、恋童癖“背包”、提供药丸的“便条”、狱长以及看守队长等都属于非计划内的。这也体现了项目执行过程中最大的变量就是“人”,也是决定项目成败的关键。对于这些人,有其各自独特乃至相互冲突的利益需求、性格和背景。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任何一个人都对项目成功有关键性作用。任何一个人、一件事情处理不好,都有可能使越狱功败垂成。但是,对于越狱团队成员无论加入的原因或者动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越狱成功;而这个团队的对立面——狱方干系人的需求会比较多样化,监狱长要利用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建造送给爱妻的泰姬陵模型,看守队长在盲目自信享受戏弄囚犯以及从他们身上获得利益的乐趣,女狱医在寻找爱人……所有这些需求,迈克尔·斯科菲尔德都能提供。找到共同点后,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又靠着信任和相互的依存关系游刃于其中。这种信赖以及他对干系人的准确定位,使得他利用项目干系人之间的依存关系,找到了他越狱所需要的种种资源和支持。他向我们演示了如何紧扣需求和利益对项目干系人做出动态的管理。

干系人对于项目的影响,积极和消极的情况都有可能。积极的干系人通常是项目成功结果中的获益者,而消极的干系人是从项目的成功中,得到消极结果者。忽视干系人的项目经理会对项目的结果造成破坏性的影响。

第三,风险控制。

在项目执行过程中风险是始终伴随的,有些是可预知并可准备预案的,有些是突发性的,需要临时给予解决方案。

上面谈到的项目干系人,以及越狱团队的临时扩充,只是越狱过程中他遇到的变化的一部分。在第一次越狱计划失败后,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又启用了备用方案,这也可以看出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在项目管理中的风险意识。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在遭遇质疑的时候经常说:“我已经计算好了任何的可能。”但是意想不到的事还是接二连三地出现,甚至可以令他的越狱计划夭折,几次都身陷绝境,而最终都化险为夷。为什么?除了他一开始的缜密计划外,他冷静机智、处变不惊和自信坚定的心理素质和及时到位的应变,是根本原因。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我们也没有以不变应万变的境界。因此当出现突发事件后最需要的还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去相互争吵,或去探讨是谁的责任。虽然我们看到的是他一次次遇到各种问题,可每一次变化来临时,包括几次临近绝望时,他最终都能沉静下来,对变化做出冷静的分析,然后进行了计划的变更控制,或者启用预案。最后在服从越狱这一项目目标的前提下做出相应的调整。最主要的,他还往往能变不利为有利,让变化及变化的结果朝有利于越狱的方向发展,甚至成为越狱的有效资源。这也是他越狱的团队逐渐扩大,但依然成功的原因。解决问题依赖的不是“灵感”或者“上帝”,而是自己的知识积累和联想分析能力。

项目风险源于任何项目中都存在的不确定性。对于已知风险可以采取预案的方式来规避,比如迈克尔·斯科菲尔德的备用方案。但是我们无法对未知风险进行主动管理。其实,我们可以从风险对项目成功造成的威胁或带来的机会的角度来看待风险。风险对项目所造成的威胁只要能与冒此风险所得到的收获相抵,就属于可接受风险。凡能够带来项目成功机会的风险不妨为之一搏,使项目目标从中受益。

第四,时间管理。

整个剧情中,迈克尔·斯科菲尔德一次次地进行时间测量,我们可以看到时间在整个越狱过程中的重要性,有时需要精确到秒的地步。狱警要定时巡查,所以每次去探路用的时间必须精确计算。同样给地下管道放水,事先需要计算管道的尺寸,大小和水流量,保证水能够在相对精确的时间放满到合适的位置。越狱过程中每一个环节也需要精确计算,保证没有延迟。第一次越狱虽然没有成功,但为了和林肯·布鲁斯在医务室碰头,也需要精确计算出各自采取行动的时间。而所有这些时间,迈克尔·斯科菲尔德都事先进行了测量或者规划。在真正的计划实施过程中也可以看到时间的紧迫,由于萨拉·唐科里迪的紧张,忘记在放风前将水箱的螺丝拧下,造成项目延期5分钟,以及到后面D·B库珀尔的突然倒下也拖延了一定的时间,其结果就是险些令迈克尔·斯科菲尔德越狱失败。

从迈克尔·斯科菲尔德的时间管理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在执行每一步计划中都是有逻辑、有条理、有序列的,这就是项目时间管理中的活动排序,确定各计划活动之间的依赖关系,并进行活动资源的估算,也就是对完成计划活动所需资源和时间的计算。随后才会有明确的进度表,并且为每一个活动,规定时间节点。以便于对项目执行过程中的时间消耗进行监控,否则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在苏克雷忘记拧下水箱螺丝后,是无法评估到项目延期5分钟。如果项目经理对于项目的执行进度状况没有一个清醒的量化值时,那么这个项目多数情况下很难保证按时完成。或者可以按时完成,但是会造成资源闲置的浪费,增加项目的成本风险。

对《越狱》的反思

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在这个越狱的项目管理中无疑是成功的,因为无论如何他的目标达到了。但是,里面还是有很多幸运的成分。而如果抛开这些幸运成分,我们可以看到他还是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

1.对于团队成员的不信任。开始时,为了试探苏克雷的保密程度,而直接造成他关禁闭,导致精神病狱友的介入,造成了团队成员风险。

2.制造暴乱引发戒严,制造充足的时间去打通墙壁,而结果造成局面一度脱离控制,并且在入口处无人把守,直接后果是造成“背包”发现秘密后加入。而他的加入曾一度伤害到关键成员阿布兹,造成了极大的风险。

3.在挖通道的时候,由于狱警巡查时没有做好掩饰的准备,造成林肯·布鲁斯为了拖延时间而打了狱警。其直接后果是,第一次越狱失败,不得不启用预案。

4.过早地打通了医务室的下水道,而没有做任何掩饰,造成被修理工发现后,补洞,致使计划失败。

5.对于关键资源或者凭据应该进行备份,然而可能由于准备时间短,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并没有对文身进行备份,以至于他被烫伤时,险些因为失去“地图”,而使得整个计划夭折。

还有很多细节的地方没有做到位,这里不再枚举。由这些缺陷,我们可以看到,对于我们计划执行中遇到的临时问题依然不可以马虎对待,临时解决;而应该认真应对,彻底消除隐患。另外对于关键的数据、文档必须备份,毕竟天有不测风云!

可无论如何他还是成功了,成王败寇,自古真理。很多企业也是这样,当企业成功的时候,回过头来看走过的路,也许很多关键性的决策都是错误的,但是无论如何走过来了,那么,错误的也变成了正确的。比如,如果没有精神病狱友的介入,也许迈克尔·斯科菲尔德被烫伤的“地图”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而没有暴动,也许就没有英雄救美,也无法更深地得到女医生萨拉·唐科里迪的信任。

项目管理是一门艺术,是一门综合了多学科的艺术,是应用领域专业知识、通用管理技能以及沟通能力等相互融合后的综合管理技能。也许在迈克尔·斯科菲尔德的近乎“规范化”项目管理的背后,又打动了中国观众心灵的东西就是人性吧。《越狱》里处处可见人性,监狱长为了将要送给爱妻的泰姬陵给予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很多的便利;苏克雷为了见狱外女友而忠心地为迈克尔·斯科菲尔德服务,甚至冒险去填补那个可能被发现的洞;D·B库珀尔为了见他女儿最后一面而加入了越狱团队贡献了自己一份力量;阿布兹,一个极难控制的成员,迈克尔·斯科菲尔德抓住他对证人的需求,甚至失去自己的脚趾,最终控制了他,拥有了所有行动的监狱资源……在这个越狱团队内每个人都有人性的弱点,而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对于这些弱点以及成员需求的掌控十分到位。“若想取之,必先予之!”也许就是他在项目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最大亮点,应了那句话:掌握了人性的弱点,管理便无往不胜。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转]越狱与项目管理”有1条评论

初学者 | 2011-07-24 01:31 |
commenter

这个说的很有道理,不错